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《追月》导演乔梁:何赛飞第一次看片,哭了半场

时间:03-14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25

《追月》导演乔梁:何赛飞第一次看片,哭了半场

由乔梁编剧导演,何赛飞金鸡奖“封后”之作《追月》3月8日正式与观众见面。乔梁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感慨“何赛飞为了这部戏牺牲太多了”。乔梁电影中,何赛飞饰演的越剧名角戚老师人戏合一,活脱一个“不疯魔不成活”,在乔梁的描述中,何赛飞也是个“戏疯子”,60岁的她冬天赤脚走在石板路上演戏,理由是“这样人物感觉才对”。不拍戏时,她满脑子也是人物,洗着澡,也会忍不住落泪。乔梁说,“我从来没有一次,希望另外一个人得奖超过我自己的”,但在金鸡奖颁奖当晚,他希望获奖的那个人是何赛飞,“她的表演不会让大家失望”。01花5个小时劝说何赛飞电影《追月》根据艾伟小说《过往》改编,原著曾荣获第八届鲁迅文学奖中篇小说奖,讲述了昔日越剧名角戚老师晚年返回家乡,期望与子女重拾亲情的故事。小说中的戚老师是位“另类女性”,舞台上她光彩夺目,舞台下,她有时甚至叫不出儿女的名字。在家庭与梦想之间,她选择把一生献给舞台,人到晚年,却又不得不去乞求孩子的原谅。“我从这个故事里,看到一个独特的女性形象。”乔梁说,改编电影时,他脑子里能演戚老师的只有何赛飞,“这个角色需要演员既有戏曲功底,又要会影视表演,还要有超强爆发力。除了何赛飞,我想不到第二个人。”让乔梁没想到的是,原本已同意接演的何赛飞,研读完剧本后,又犹豫了。戚老师这个角色的确不讨喜。电影里有句台词,戚老师问儿子们:“在你们眼里,我不是一个好母亲?也不是个好妻子?”儿子秋生说:“但你是个好演员”。“这句话不是认可,反而充满了讽刺。”乔梁说,“尽管女性解放这么多年了,但社会还是站在男性的视角去要求女性。作为女性,首先你要是一个贤妻良母,再说你是不是可以有事业。我希望这部戏,让大家意识到这些问题。”“何老师最开始看的是小说,当时她在巡演,没细看。等拿到剧本,仔细琢磨了戚老师这个角色后,又不想演了,她说,她60岁了,很怕陷进角色出不来,演下来真的会疯,会坐下病。”但乔梁听得出,何赛飞对角色仍有不舍,他再次拨通了何赛飞的电话,两个人谈了5个小时,挂电话的时候,已是凌晨,何赛飞同意出演戚老师。02何赛飞为戚老师哭过三次意料之中,何赛飞完全陷入了戚老师的角色。光是乔梁知道的,何赛飞为戚老师至少哭过三次。第一次是拍摄期间,乔梁回忆,有一天拍完戏,何赛飞打来电话说,“导演,我回去之后,想着今天拍的戏,洗澡的时候,忍不住哭了”。“她一开始不喜欢戚老师,她觉得,哪有这样的妈?但当她进入到角色,她哭了,她理解了她。”乔梁说。重头戏“雨夜审母”,是何赛飞演得最痛苦的一场戏,袁文康饰演的儿子秋生在雨夜回家看母亲,把多年来心中的愤恨全部泼向母亲。“拍摄时,全组都绷着,现场掉一根针都能听得到”,拍完那场戏,乔梁去拥抱何赛飞,她全身都在颤抖。拍摄越剧团排练厅的戏时,乔梁给了何赛飞充分自由,“我们没有固定镜头,我们的镜头是跟着演员移动的,我跟何老师说,你随便走,你撒开了演,把‘戏疯子’的感觉演出来。”乔梁记得,有一天在排练厅拍摄,何赛飞抬脚就把高跟鞋甩了出去,赤脚在冰凉的地板上走起了台步。“那是冬天,屋子里没暖气,我们都穿着羽绒服。何老师说,导演,穿高跟鞋,我没法走台步。她就把鞋一脱,啪一甩,劲儿就上来了。地上多凉呀,她60岁了,光脚走,我都觉得残忍”。这不是何赛飞一时兴起,乔梁说,拍海滩戏的时候,何赛飞在对讲机里问他,“导演,你觉得我这场戏是穿鞋好?还是光脚走在沙滩上好?”还没等乔梁回复,何赛飞就让助理把她的鞋拿走了。“她总是这样”,乔梁笑着摇头,“她就是个敬业的‘戏疯子’”。拍杀人那场戏,何赛飞也是光着脚,她光脚走进排练厅,又光着脚走到室外的石板路上。乔梁打算拿双鞋给何赛飞垫上,因为拍近景根本拍不到脚,但何赛飞坚持要打赤脚,她跟乔梁说,“穿上鞋,感觉就不对了”。何赛飞第二次为戚老师流泪,是在北京国际电影节上。作为北影节天坛奖的提名影片,《追月》首次公开放映。何赛飞坐在乔梁旁边,第一次看完了电影全片。“大概从电影三分之一的地方,何老师就开始哭了”,乔梁说,直到电影放映结束,何赛飞哭了一个多小时,一直在抽泣,“她完全陷入戏里了,她就是忍不住。这个戏,她演得太累了。”金鸡奖评委会评价何赛飞的表演“把举手投足间的名家风范、舞台上的璀璨夺目、面对孩子的愧疚拿捏得恰到好处,越剧表演艺术和电影表演艺术相映生辉”。颁奖典礼上,何赛飞上台领取金鸡奖最佳女主角奖时,再度落泪,她动情地说,“演员这个行业很辛苦,我经常把它比作‘生命折旧’。但我情愿少活几年,多创作几个精彩的角色给大家。”那天晚上,站在领奖台上的何赛飞几度哽咽,一会儿哭,一会儿笑。台下,年轻观众高喊:“何老师,我爱您,您太可爱了!”“她那天没有准备获奖感言,你看她现场说的都是乱的。我们庆功的时候,她还问我‘我说什么了?他们一直乐’。”乔梁回忆起金鸡奖颁奖典礼现场,“实话说,我从来没有一次,希望另外一个人得奖超过我自己的。但那晚,我特别希望何老师获奖。她没想到自己会得奖,这是她第一次演女主角。”03《追月》的后台来自童年记忆拍摄戏曲题材电影,乔梁不陌生。作为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教授,乔梁与戏曲结缘早于电影。父亲是吉剧导演,乔梁幼年时常跟着父亲去剧团。《追月》拍摄时,有一天,乔梁正在布光,看到饰演袁文康童年的孩子在舞台上爬来爬去,一下就跟自己的小时候对接上了,“看到那孩子,就像看到我小时候。那时候,只要幕一关上,哗啦一下,剧团里的孩子就会涌上舞台。等幕再次拉开,我们再跟着大幕退出去。我当时特别兴奋。”乔梁想起跟着父亲混剧团的日子,白天演员们排练,他就缩到剧团放映厅看电影,晚上演员们表演,他又跑去后台,看他们“乱作一团”,看他们最后一分钟营救式冲上舞台,突然光彩照人,乔梁觉得有趣极了。后来,他把这些童年记忆,加进了电影《追月》的拍摄。舞台同时也是《追月》的“主角”之一。片中的回忆戏份,全部借由舞台上的戏中戏完成。乔梁说,电影展现的是戚老师一生的故事,如何客观地展现戚老师年轻时的故事?他决定使用舞台呈现,“我们的回忆是有夸张成分的。秋生在指责妈妈的时候,他的所有表达一定是真实的吗?不如就用舞台展现,让坐在台下的观众去做一个判断,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谈及《追月》的上映,乔梁说,作为文艺片,《追月》没有那么大的宣传力度,但他不担心观众看电影之后的感受,他相信“观众看完之后,不会失望”。文/杜思梦编辑/李佳蕾责编/杜思梦CONTACT US转载授权 | 3117342843(微信)投稿邮箱 | zgdybxmt@qq.comMORE NEWS© 中国电影报原创稿件未经授权,严禁转载欢迎分享至朋友圈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